[BLEACH][银吉][卷首语15]我只是在练习,怎样才能跟你说再见。

      BEGINNING OF THE DEATH OF TOMORROW 明日死亡的开端

  ぼくはただきみに

  さよならを言う练习をする

  我只是在练习,

  怎样才能跟你说再见。

          ——第十五卷卷首语·吉良伊鹤

 

一、

“你们给我好好想想,到底队长的羽织意味着什么!”

“碍事!”“便宜货。”“摆设?”

“你们连白痴都不如!!”

 

总队长的怒吼从队长室中传来,在门外,早已深知老爷子性情的浮竹仍然笑眯眯,而仙太郎和清音的表情不禁微微一僵。

“总队长看起来……好有精神啊。”

“是啊……”

虽然这么说,但两人的心里都不禁在想,不必面见年纪越大脾气反而愈加火爆的总队长,还真是作为普通席官的大福利。这时,走廊里传来了隐隐的脚步声。这种时候来面见?实在不是好时候。

脚步声越来越近,来人体型削瘦,前额的金发遮住了半边面孔,不过不必看也知道,掩在碎发后的脸肯定是一副阴沉的表情。

“是吉良君啊,今天来找总队长有什么事情吗?”白发的队长温和地笑着开口,却见青年颇为局促,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实质性内容。

“啊,浮竹队长好。虎彻三席,小椿三席好。那个……我今天……有点事情……”

在瀞灵廷里,三番队是支援队,虽然浮竹因为体弱多病的原因不太料理事务,身为三番队副队长的吉良伊鹤的事情也在耳里经过了不少次。虽然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本性却很温和,是个工作认真、办事利落的好副官,队长空缺的情况下,整个三番队在他的安排下依旧秩序井然。不过今天这是怎么了?

“我也只是随口问问,如果不方便的话就不必说了,还请吉良君不要放在心上。”

“不不,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只是……不好意思说出口。那个……我的副队长臂章在先前的战斗中遗失了,我想如果只是递交文件太过失礼,所以前来向总队长报告……”

吉良话没说完,浮竹队长的表情有点奇异,仙太郎和清音也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他不由得问:“请问,是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在这之前,瀞灵廷,不,是包括尸魂界、虚圈、现世的整个世界都展开了一场战斗。瀞灵廷获得了最终的胜利,但是伤亡惨重。五番、九番两位队长身为叛变挑起战争的罪人,如今一囚一死。总队长失去一臂,二番、七番、十番、十三番四位队长重伤,副队长级别更是无法详数。在这样惨烈的战争中,一个小小的臂章本不算什么,没有人在死亡的威胁下还有余力顾及自己的衣着。唯一大事不妙的只是时机。

“吉良君,你不该今天来的。不过也可能总队长已经发过火,反而对你会从轻吧。哎,总之你做好心理准备就是了。”

“是……”青年一头雾水,不过还是敲了敲门,走进了队长室。

一片寂静。

“一个两个都给我来这一套!下次直接把死霸装都丢掉光着身子回来吧!”

理所当然的,谨慎守礼的吉良副队长和身为战斗狂、富裕贵族、轻浮闲人的三位队长享受了总队长魔音灌耳的相同待遇,这是不公呢,还是平等呢?

 

 

被总队长训斥过后,吉良带着更为阴郁的表情回到了三番队,继续今天未完的工作。桌上一摞摞的文件都逐渐处理过,由队士送去各个番队了。而窗外已经日落西山,只留下地平线上的余晖,院子里那棵茂盛的柿子树在几案上肆意地摇着影子,显出一个个闪烁不定的光斑。

副队长真是辛苦啊,被训了也要干活,而且还是两人份。无人的房间里,吉良伸了个懒腰,无力地趴在桌子上。

“副队长——桧佐木副队长来找你啦——”

“嗯?”吉良的大脑回路里仍然塞满各个番队繁杂的队务,灵子浓度增加……现世驻守人员调回……队士所属重新调配……流魂街出现残余虚请求支援……支援队什么的,根本就是杂务队嘛!按照规定,当需要人手时三番队负责支持除四番队外其它所有番队的队务,难道就没有人考虑过三番队也需要人手吗?

于是,拉开门的桧佐木看到的就是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吉良。

“喂,吉良,回神啦。”桧佐木摇了摇面前人的肩膀:“我说,战斗中受的伤也还没全好吧,不要这么折磨自己好不好?”

“桧、桧佐木大哥!没关系,我有分寸的,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吉良惊醒,抬头看着这位尊敬的前辈。

“——去喝酒吧!”

 

因为侘助的原因,家教良好的吉良其实是个经常喝酒的人,而酒友多半都是桧佐木。九番队副队长桧佐木修兵是吉良学生时代的前辈,曾经在带领他们进行虚狩的时候为吉良三人挡下了攻击,自己的右脸却被虚抓到,留下了三道疤痕。因为此事,吉良对这位前辈感激而敬重。而且,桧佐木虽不到天才的程度,却也是当时真央中堪称名人的优等生。现在居然成为这么随便的酒友,吉良有时候也觉得不可思议。

两人掀开酒馆的门帘,在角落里的一张小桌子坐了下来。麻利的伙计很快就送来了几坛酒和两碟清爽小菜,芬芳的酒香让人食指大动。

“吉良,今天的事情我可是听说了,工作压力这么大,你居然还送上门去挨骂。”几杯酒下肚,桧佐木的口气满是揶揄。

吉良一旦喝多了,话也一反常态地多起来:“我只是担心文字报告诚意不够,谁想到总队长正在气头上,还好新臂章的事情已经批下来,再过几天就能拿到了。哎,桧佐木大哥,你是没看到总队长发起火来的样子,真不愧是尸魂界最强火系斩魄刀的持有人,不知道日番谷队长老了以后会是什么样子——”他的话被打断了。

“那个臂章,是你自己摘下来的吧?我在最后,看到它还在你左臂上系得好好的,你也不是粗心的人,不会在战斗末尾反而把它弄丢的。”桧佐木仔细盯着吉良,但是对面的人手里握着一杯酒,低着头看杯中波动的酒液,表情在头发的遮盖下模糊不清。

短暂的沉默之后,吉良开了口:“桧佐木大哥不是在和……,在最后一场战斗之后就昏迷了吗?我一直都没有注意,可能是那之后掉落的吧。”

叹了一口气,桧佐木道:“先多谢你的好意,不过不用在我面前避讳东仙队长的名字。我知道了他是出于自己的复仇意愿踏上虚圈的道路,不是被蒙蔽而丧失作为一位队长的尊严,这就足够了。而且他最后能够清醒过来,不管是我还是狛村队长都很欣慰。”

 “是这样啊,那太好了……”吉良略微抬头,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所以今天我是来问你,你还是放不下市丸队长的事情吗?摘掉臂章是因为不满瀞灵廷,让你的队长身处险境吗?吉良,你我处境曾颇为相似,从现世回来你就整天无精打采,我很担心啊。”

九番队前任队长东仙要,是跟随前任五番队队长蓝染惣右介叛变的主要人物之一,而另外的一个“之一”,就是吉良的上司,三番队队长市丸银。市丸银作为蓝染的旧部一同叛变,被瀞灵廷视为大敌,却在最后时刻显现出卧底的身份。他并不是握在他人手中的棋子,而是下棋人。只是,从小孩到成年,隐忍一百余年敌我皆瞒过的高超技巧,还是被幻想与狂妄的力量碾得粉碎。

“桧佐木大哥,我是真的把臂章弄丢了,这次相信我吧,我才不想挨总队长的怒火。而且要是不满的话,我直接把工作丢下不做,或者故意弄点差错,哪个方法都比弄丢臂章这种傻事像样子。”吉良只剩下苦笑的份:“来,再陪我喝几杯,我的性质比那三位队长轻多了还挨了一顿痛骂,不过浮竹队长真的是很温柔啊——”

知道再问不出什么,被勾起回忆的桧佐木也只好陪着吉良一起喝闷酒。东仙队长,即使您是瀞灵廷的罪人,也依然是教导我锻炼我的队长。亲手杀死了您,我不会把这当做是所谓的救赎或解脱。杀戮就是杀戮。我会带着您的教导和鲜血,继续战斗。

 

两人都喝得大醉,耐不住酒意,各自回了队舍。吉良一路扶着墙进到屋里,头疼得厉害,腿上也没有力气,干脆坐在了地板上。死霸装是黑色的真方便啊。晕晕的大脑只能想到这个,然后又陷入混沌。

靠着床脚歇息了一会,吉良俯下身,从床下拖出一个纸箱。打开来,里面只是些茶杯、印章、旧衣服之类,但却像贵重物品一样摆放得整整齐齐。青年一件件仔细看着箱里的东西,半晌,从怀中取出一个小木牌,借着朦胧的月光,映出了上面的“三”字,还有一朵盛开的金盏花。

吉良摩挲着手中的臂章,喃喃自语:“桧佐木前辈真的是很敏锐。只不过,猜中了事实,原因却不对。所谓战斗应该充满绝望,阴沉而恐怖,死亡只是最正常的情况罢了,所以,怎么会憎恨瀞灵廷呢。”

“我只是……想留点能够怀念的东西啊。”

“这个臂章,是当年队长您亲手为我戴上的,您还记得这种小事吗?您去了虚圈之后,我就把您平日的东西都收起来了,如果您回来,我就可以把队长室还原成当年的样子。不,随时都可以,只是,还原的多么像当年,我也再看不到您坐在这里挂起笑容的样子了,也没有机会……当面和您说再见了。”

 

 

二、

“阿散井君,可以不要走来走去的吗?我觉得有点晕。”真央的操场上,吉良坐在一旁,面前是已经走了无数个来回的红发少年。

“入队结果就要出来了,要是进入了医护的四番或者一群怪物的十二番怎么办!叫我不要乱走,怎么可能啊!”红毛转过头,露出前额的刺青和紧皱的眉头。

“阿散井君的战斗能力在一班里就是佼佼者,一定会进入一个好番队的。而且雏森不是已经去看结果了吗?马上就可以知道了。”

不同于阿散井的急躁,吉良始终坐得端正,给人一种气定神闲的印象。但是内心里,他也有一点点期待:“要是能分到那位大人所在的队伍就好了啊。”

不多时,三人中唯一的女性雏森桃从远处跑来,一脸笑容:“吉良!阿散井!我们都进入五番队了!是蓝染大人的队伍呢!”

三人所在班级的虚狩实习出现了意外事故,本应绝对安全的模拟场所突如其来地来了大量真正的虚,学生多有伤亡,三人靠着领队学长桧佐木的抵挡暂时躲得一死,而最终赶来救援,瞬间压制全场的死神正是五番队正副队长蓝染惣右介与市丸银。

五番队啊,真是太好了。心愿得偿的吉良露出浅浅的笑容,但这并非为了蓝染。市丸大人,从此以后,我就可以跟随您了。

 

五番队的生活很平静。雏森桃心思细腻鬼道出众,很快得到了蓝染队长的关注。阿散井恋次不甘无趣的救援工作,不久后调入狂野的战斗专用队十一番,是个很符合本人个性的地方。至于吉良伊鹤,虽然恪尽职守,还替副队长担下了远超普通席官的文书任务,但在度过新人期后,莫名地调入了医疗队四番。

得知这一消息,一向沉稳的吉良也不由得慌乱起来。不想离开五番队!当晚,忐忑不安的普通队士吉良伊鹤,第一次走进了副队长市丸银的私人房间。

“市丸副队长,是我,吉良伊鹤。我有事情想要找您,能开门吗?”

门扇打开了,一张笑眯眯的狐狸脸露出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柿饼的香味:“哟,伊鹤,有什么事情先进来吧。”

进入房内,吉良在靠近门口的地方站定,偷偷扫了一眼屋内布置。

市丸银有一头耀眼的银色短发,兼之万年不变的眯眯眼狐狸笑,在外形上很是特别。而且,仅以一年时间从真央灵术学院毕业的他,进入五番之时还只是个小孩子,其他队士或多或少都有些轻视。但没过几天,他就在对决中杀死了当时的三席并接替了席位,廷内一时骚动。

与相当受瞩目的外表与能力反差极大,房间布置简单,比一贯朴素的蓝染队长更甚。蓝染队长出名的勤勉,即使卧室里也常有文件、毛笔等物,不免偶尔散乱,而这位银发大人,必要的家具之外没有其他事物,至于桌上……摆满的是很多装满了柿饼的纸袋。

柿饼的香气就是从这里来的吧。如此多的数目让吉良不禁多看了一眼。

重新整理了思绪,吉良开口:“市丸副队长,今天听说我要被调去四番队,这是真的吗?”

“哦,大概是真的吧。怎么了呢?”给出模棱两可的回答,向来是这个男人的拿手好戏。

“我,不想去四番队。我的斩魄刀是鬼道系的,在医疗上并没有什么专长,即使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伊鹤鬼道控制很精细,四番队的医疗也是很合适的。实在不喜欢四番队的话,六番队也行啊,伊鹤也是贵族出身不是吗。还有十三番,浮竹队长绝对比蓝染队长好太多了哟。”顺着吉良的话头,市丸银绝口不提留下的事情。

“市丸副队长!”

不是想去哪个番队的问题。从虚狩那天我就发誓追随您了,我只是想留下,想要留在您身边为您而战!可是,这样的话吉良并未说出口,只是垂下了头,不知道是因为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还是无可奈何的沮丧。

一片茫然中,吉良感觉到一只手覆在自己的头顶,揉乱了金色的短发。“嘛,我大概也不会在五番队久呆的吧。走之前来一袋柿饼怎么样?我最喜欢的哟~”

一头乱发的吉良捧着香甜的柿饼回到了队舍,思绪混乱。市丸队长的意思,是以后会把我调回到身边吗?这是我个人的妄想吧,虽然怀着崇敬的心情,但我也知道,那样的人是不会给出承诺的。不过,即使为了一时的安心,请允许我把这当作妄想来期待吧。

 

吉良在四番队的时间未能长久。市丸银成为三番队队长,处处与曾经的上司蓝染针锋相对。并且,从四番队将吉良伊鹤调入本队。

“伊鹤,今天没什么事情的话,到我这里来一趟。”早晨的阳光很暖和,市丸银坐在房檐上,朝着刚进队来的吉良招招手。

“队长你又上去了……不过‘这里’是哪里?房檐上吗?!”

“恩,可以啊。总之过来就好~”

等到吉良回屋简单整理了今天的文件,好不容易上了房顶,哪里有狐狸的影子?不会是到柿子树上去了吧,种下那棵树是队长甫一上任做的第一件事,一到柿子成熟的季节,每天都要去看上一两次。可这时候的柿子可还没熟透呢。

正想着,下面的窗口探出一只白皙的手。“我在屋里哦,快点进来~”那只手摇一摇,又摇一摇,直看得人无奈至极。

“队长,你怎么又下来了啊,害我担心队长吃了生柿子。”

“那是伊鹤让我等得太久了,太阳晒得慌,当然就进屋了~”

“我只让您等了十分钟而已!”

事实被揭穿,市丸银仍然眯眼笑:“这种事情不要计较了,过来一点,今天有礼物给你哦~”

吉良茫茫然走上前,被市丸银拉住左臂,把象征着副队长的臂章系了上去。

“市丸队长!这是怎么回事……”

“射场副队长卸任很久了,位置一直空着也不是办法,我没记错的话,队长是有选择副队长的权利的吧。”市丸银好笑地看着吉良不住摇头。

“可是,这太草率了,我,我不行的……”

“按你的意思还要全队大战一场?队里哪有有谁一对一能胜过你的,最后结果都一样嘛~”市丸银拍拍手走向门外:“吉良副队长,从今天开始,这里的文件都归你负责了哟~”

从此,吉良作为“市丸银的忠实部下”在瀞灵廷中崭露头角。另一边,雏森与阿散井也各自成为五番、六番的副队长,跟随他们或憧憬或追逐的人,梦想着充满幸福与热血的生活,全然不知,他们拔刀相向的一天即将到来。

 

 

“伊鹤,你会听从于我吗?”

“当然。”

“即使违背你的意愿?”

 

市丸银并未透露半丝口风,但绝非毫无觉察,心思颇有阴暗面的吉良从很早开始就明白,市丸队长对瀞灵廷完全没有忠诚心可言。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论为了什么,那个男人就是独一无二的市丸银,爱吃柿饼的,爱偷懒的,救过他的,“伊鹤伊鹤”这样叫着他的市丸银。

最近,吉良感到形势越来越危险了。

吉良开始接到一些难以理解的任务。

市丸队长晚上呆在队里的时间越来越少。

老好人的蓝染队长也开始和市丸队长发生冲突。而且——

市丸队长不再去送醉酒的松本副队长回十番队了,只是出神时,总是望向那个方向。

市丸银和松本乱菊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只是当事人态度模糊,旁人更无法置喙。吉良曾经想过,如果在这里出任副队长的是松本小姐,两人应该就会在一起了吧。现在,他感觉到,队长是想把松本小姐推到危险之外。那么,由此而来的结论就是——吉良伊鹤,是一个信得过的,可以牺牲的棋子。

 

“是。这是我的荣幸。”

牺牲性命亦不足惜。吉良在心里默默地添上了后半句。

 

 

那一天终于到来。

蓝染队长的尸体用刀刺穿在高立的东大圣壁之上,艳红的鲜血顺着洁白的墙壁一直流淌到地面。雏森是第一个看到这幅景象的人。

前一晚还与自己相谈半宿的队长,如今居然以这种惨烈的方式暴露在众人眼前,实在是莫大的冲击。雏森双眼红肿,带着漫无目的的怒火,然后,市丸银的狐狸笑出现在眼前。

“是你吗?!”

凌厉却茫然的飞梅没能靠近市丸银,在中途就被侘助挡下了。

吉良看着曾经爱慕的女孩子,眼中仍有挣扎。但现在,他的身后是市丸银。“我是三番队的副队长,不管有什么理由,我都不允许指向队长的剑。”

飞梅与侘助的争斗拉开了一场大戏的序幕。而序幕的开启者此时本应在监牢里。

漆黑的小室里,突然门扇大开,刺目的强光在吉良眼前投出一个高挑的身形,这是唯一的光明:“跟我来,伊鹤。”

“是,市丸队长。”我已经不介意要向谁拔刀,请让我跟随你。

 

四十六室尽被杀戮。

活着的蓝染队长,不,蓝染惣右介。

一向标榜正义的东仙队长居然也是叛逃一方。

无视了各种令人震惊的事实,吉良只是注视着身前市丸银的身影。然后,他看到,市丸队长自然地站到了蓝染后侧,一如当年救援时的位置。

如同我追随您,您也追随着蓝染吗?吉良心里产生了微微的嫉妒。他乐意看到他的队长与松本小姐能够终成眷属,但他希望在战场上,市丸银的身边是自己。

“银,你教出来一个好孩子呢。”低沉的声音响起,带着上位者的威严。“放手去做吧,让腐朽的瀞灵廷看着,谁将立于天上。”

“是,蓝染队长~”

 

擅自拔刀、逃狱、欺瞒,吉良觉得自己在几天之内从一个严谨的副队长变成了目无法纪的罪人。虽然事情都已经做了,但心里仍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伊鹤,这几天辛苦了~”市丸走过来,看着有点恍惚的吉良。

“再为我做最后一件事吧。阻挡乱菊,不要让她来到双殛。”

“是。一定保证松本小姐安全。”

“伊鹤你……”市丸的表情难得有些困窘,“没想到本质还很恶劣嘛~”

“市丸队长没有这样说别人的资格。”小小的停顿,吉良抬起头,“完成任务后,我会赶去双殛的。”

“恩,怎样都可以啊。伊鹤太单纯了,要学会保护自己哟~”说完,市丸银转身离开,月光洒在银发上十分耀眼。

他背着身摇摇手:“byebye~”

 

 

吉良醒来,发现自己在四番队的病床上,满目的白色有些刺眼。我做了什么?他一点点回想。蓝染,松本小姐,始解成烟雾的灰猫克制了改变重量的侘助……“队长!市丸队长!”

一下子坐起身扯动了伤口,吉良紧抓着被子缩成一团。方才的声音被门外的人听见,虎彻勇音推开门走了进来。

“吉良君,你醒了……”

“告诉我,市丸队长他在哪里!”

白发的年轻女性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开口:“市丸他,和蓝染、东仙一起去了虚圈,我们……没能拦住……”她提防着青年会情绪激动,手里已经暗暗握好了一支镇静剂。

但是吉良只是重新躺了回去,仿佛还是那个温和严谨的副队长。“多谢虎彻副队长告诉我这一消息。我想再休息一会,麻烦了。”

吉良闭着眼,听到医护人员特有的轻柔的脚步声,以及门扇转动的细微声响。病房里只剩他一个人。他扬起被子蒙住头。

“今天有礼物给你哦~”

“跟我来,伊鹤。”

“伊鹤太单纯了,要学会保护自己哟~”

“byebye~”

眼泪从紧闭的双目中流下,在枕头上形成一滩水渍。“既然选择了我做部下,就不要自作主张地把我推到危险之外啊!连说再见的机会都不给我,这么草率的告别,我不会接受的……”柔软的黑暗中,只有低低的啜泣声。

 

由于雏森的情况在前,吉良也被认为是“只是被蒙蔽了的副队长”,并未受到惩罚,反而作为代理队长行使三番队职务。

一切井然有序。只是忙碌的闲暇中,吉良也会想,如果将来见面,是要先说“好久不见”,还是补完当时的告别呢?还是后者比较好,真想看到市丸队长的表情。不过战场上的自己,能够说出这句话吗?

 

三、

很多年过去了。吉良伊鹤仍然出任三番队副队长,但为人处世更加温和,卍解也初有眉目,很受队长们的器重。

“浅仓四席,今天我有些事要外出,还剩一些工作,拜托你帮我处理一下吧。”

“啊啊,吉良副队长留下的肯定是容易的工作,没问题的!”

金发的青年笑了笑,提着一小袋柿饼,向着流魂街的方向走去。

又是黄昏,如果在瀞灵廷里,柔和的夕阳照在金黄的琉璃瓦上,是颇为灿烂的景象。但这里房屋松散破旧,傍晚的阳光穿过树丛已经没什么力量,只有天边的晚霞让人感到遥远的温暖。

在市丸银和松本乱菊小时候的住处附近,多了一座衣冠冢。吉良和松本经常带着柿饼和酒到这里坐下来怀想故人,次数多了偶尔也会碰面,吉良就免不了要送醉了的松本回十番队,然后见到一脸严肃的日番谷队长以抓回怠职员工的名义等在门前。

不过今天只有吉良一个人。

来了很多年,早就没什么话好说。无非是讲讲最近队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那棵柿子树的长势如何,十二番队又发明了奇怪玩意,折腾得廷内不得安生之类,絮絮叨叨天就黑了。

“市丸队长,我每次都说这些话,你大概早就听烦了吧。要是听的烦了能回来训我一顿就好了。大家都很好,日番谷队长是很尽职的人,不必为松本小姐担心。凤桥队长虽然对音乐痴迷成狂,也是个很有趣的人。不过,我还是更希望那里的人是您。”吉良站起身,整理一下衣服。

“我要回去了。市丸队长,再见。”自然地说出口,吉良伊鹤转身离开了坟前。

黑夜笼罩了这里,月光依旧明亮,如同当年永别的那个夜晚。

 

 

                                                                            2012.04.01[清明]

评论(11)
热度(26)
  1. 视奸号要什么名字土拨鼠的洞 转载了此文字
    着实被虐着了……一直在练习说再见却得不到与爱人说再见的机会的绝望者。
© 土拨鼠的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