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holic][百四]永远(后篇)

永远。

凡人怎么可以期许永远?

 

卧室里,白砂似的月光透过雕花窗格洒了一地,在席子上投出云纹的暗影。仍然是深夜,百目鬼却已经坐起身,为身旁伸手伸脚的爱人掖好被角,轻轻地走了出去。

偌大的宅院里一片静谧。白日里闲不下来的小全小多还有摩可拿在深沉的黑夜里也安睡了,只有偶尔响起的虫鸣,颤颤悠悠消散在深秋的空气里,如同它即将结束的生命。

百目鬼走到连廊,弯腰坐下。

寂静的环境让他想起自家的寺庙,白天还偶尔有人来祭拜,到了夜里就只有家人,爷爷去世之后就更显得空荡荡了。自己一向醒得早,每日都独自在廊下静坐,从黑夜到清晨,直到露水沾湿衣袖。静谧的环境中细微的声音就变得清晰起来,微风穿过枝条的声音,蜜蜂振翅的声音,鸟儿初醒啼鸣的声音。与平日毫无二致的一天开始了。

如今住进了侑子小姐的,不,已经是四月一日君寻的秘店,百目鬼每日早晨的习惯仍然完全没有改变,唯一不同的只是多了一个陪自己品酒的人。

当然,这个人是无可替代的。独一无二的。不同常人的。

而自己——

即使是寺庙的孩子,

即使身负破魔的灵力,

即使每天和稀奇古怪的精怪打交道,

即使有一个年龄不再增长的身为术者的爱人,

自己,仍然是个凡人。百目鬼静对于这一点确信不疑。也正因如此,才会在种种让其他人大叫着跑开的怪异中一路波澜不起地生活到了现在。

凡人,终有一死。

 

天色熹微,方才断断续续的虫鸣已经隐没在渐渐嘈杂的声响中。

“在想什么?”身边一个人坐下来,带着淡淡熏香的味道。

“想你。”

四月一日正取了一块糕点,听得这话手不由得一抖,糕点就掉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百目鬼?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斜斜看过来的眼波别有风情,也愈像当年的侑子小姐。

已经十年了。

“实话实说。不是一直唠叨想听我这么说吗。”百目鬼牵起四月一日的手臂,把指上残留的碎末擦掉。“今天我想去庙里一趟。”

“终于到了不用去上课的周末,你还是要出去啊。是庙里有事么。”相貌完全没有任何变化的少年垂下眼略微皱眉,并没有等待回答的意思,“替我向伯母问好。”

“知道了。”百目鬼站起身,“对了,我晚上要吃章鱼饭。”

“真是让人头疼的理所当然的口气。好了,要回家就快走吧,这么大的块头别在这里碍事。”四月一日嘴上埋怨不停,却听得出一丝笑意。

 

出到门外,百目鬼回头看着平日的住所。华丽的拱顶和雕花的铁质大门与周围普通不过的居住环境格格不入,只不过普通人也看不到这种奇妙的景象。

朝着家里的方向,他迈开步子。其实庙里什么事都没有,他只是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想事情。店里每个角落都有四月一日的气息,时时缠绕在身边,思绪如何都静不下来,无论多长时间都是徒然。

“我到底,要怎么做才好呢。”

早点到寺里去吧。沉沉的檀香是孩童时期的百目鬼最为熟悉而安心的气味,他加快了脚步,希冀寺庙中孤寂的氛围能让他做出决定。

是该下决心的时候了。

已经十年了。

 

夕阳的余晖点燃了天边的晚霞,明明温度就要散去,却蓬蓬勃勃地烧成一片热烈灿烂奋不顾身。明天,后天,再后天,都会有同样美丽的霞光,不必担心未来是否长久,真是一种人类无法享受的快乐。

百目鬼就在云霞漫天的傍晚时分回到了店里,鼻端闻到章鱼的香味。

“我回来了。”

“啊,晚饭马上就做好了,你再等等吧。喂摩可拿!不许偷吃!”活力十足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不论是前些年毛毛躁躁的脾气还是如今妩媚又稳重的样子,都完全看不出会是个善于料理的人。话说回来,四月一日扎着围裙的样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有趣。

真像是等待丈夫回来的妻子。刚住进店里的时候,百目鬼曾经这样调侃过四月一日。当然,随即就被挥过来的汤勺打中了头。“这是什么奇怪的比方啊!你是欠人揍吗!”这样说着的四月一日却渐渐红了脸。

以后再也不能这么说了吧。

“喂,吃过饭之后喝点酒吧。”

“不要叫我‘喂’,还有啊,没吃饭就想喝酒的事,寺庙里的孩子怎么就长成一个酒鬼了呢。”

“章鱼饭味道不错。”

“有没有听人说话!”

 

小小的粗陶酒杯里,映出波动的月影。两人坐在秋夜的廊下,凉风吹过,四月一日衣袍上绘着的蝴蝶似乎就要在风中飞走了。

“今天怎么就来了酒兴?檀香的气味和酒可不怎么搭。”

“君寻。”百目鬼看着秋意凛然的庭院,难得地叫了名字,“我以后不在这里住了。”

四月一日一瞬睁大了眼,他在说什么?家里出事了?还是最近法力使用过度要修养?思绪一团乱麻,出口的却只有艰涩的几个字。“为……什么?”

“我见过侑子小姐很多次。”百目鬼没有直接回答,自顾自说起话来,“她法力那么强大,几乎是无所不能。你算是她的学生了,大概以后也会像她一样成为一个高明的术者。啊,其实现在也勉勉强强称得上不错了。”

“但是她很寂寞。你不在的时候更是如此。君寻,侑子小姐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你如果一个人也会那样寂寞的,我不想看到那一天。”

“而我会死去。君寻,我曾经对你承诺过永远。但凡人期许永远是不可能的。”

“那么……你要怎么做?没有永远就准备提前逃跑吗?”声音里带了哭腔,“失去了侑子小姐,我又要失去你了吗?”

难耐的沉默。百目鬼终于开口:“我想,我该结婚了。”

“你——!”

“你的身体里流着我的血,你用来看世界的是我的眼。我们是一体的。”百目鬼伸出手抚上四月一日的脸颊,“而且,只要你还愿意开门,我当然还会再来,我的儿子也是一样。你永远都不会失去我。”

“这算什么,我只想现在和你在一起啊……承诺也不是非要实现不可……”四月一日看着百目鬼的脸,那是下定了决心的表情。他的声音不由得渐渐弱了下去。

“这是实现愿望的店。我的愿望,就是永远在你身边。所以,用‘现在’作为‘以后’的代价,你能做到的吧。这是我的委托。”

“以客人的身份?这样我就没办法推脱了。”少年的声音轻飘飘没有落点。

他背过身去,再抬头又是平日迎接客人的笑脸,只是藏不住的鼻音混在话语中,多了一份悲伤。“不在店里住的意思是……要对将来的妻子负起责任吗。真是的,平常说话那么直接,今天居然绕这么大圈子。你也有够失态了啊。”

“来说说吧,结婚的话,要和谁?普通人的话,至少让我看看照片才行。”

“还没有决定。”百目鬼看着重新调整了状态的四月一日,胸口有隐隐的痛。

“没决定……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考虑你是第一位的。结婚的对象是谁都可以。”

听到百目鬼如此说,四月一日想要掩盖慌张,端起粗陶酒杯急急喝了一口,却因为气息不顺呛咳起来。温暖的手掌轻拍后背,他的眼泪最后还是控制不住,一串串落在丝锦的袍子上,留下一个个深色的斑点。

“呐,最后给我一个拥抱可以吗?秋天,真的好冷啊。”

回答他的是宽阔的怀抱。百目鬼伸了双臂把四月一日紧紧圈在怀中,仔细感受微微颤动的双肩和压抑的哭泣。

这就是最后了。我只是百目鬼,不是民俗学的老师,你也只是四月一日,不是什么店主。让我们像十年前一样,紧靠着身为挚友的底线,一起交谈、一起喝酒、一起迎接不平凡的事件,然后,让百目鬼永远守在你的身旁。

 

 

“真的很像呢。和你的曾祖父。”四月一日手中托着烟杆,眼里是满满的怀念。

“有那么像吗。”

“像得很难找到不相像的地方呢。”

少年模样的店主仰头,夜空中高挂着一轮明净的满月。

 

以血脉为引线,无论百年千年,百目鬼在四月一日君寻身边,永远。

 

 

                                                                                 2012.04.25

评论
热度(53)
© 土拨鼠的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