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ACH][蓝银]谁先动心谁先输(游老爷生贺)

一、少年与大叔的相遇

 

树林中,一个身体纤瘦的少年缓缓走动,四处张望。从枝叶间隙漏过的阳光形成一个个光斑,照在少年柔顺的短发上。一时间晕开月光一样的银色,几乎目眩神迷,让人忽略他破破烂烂的衣服和略显营养不良的脸庞。

市丸银只是在树林中寻找熟透的柿子。流魂街本来吃的就少,市丸也没有钱去买,这一片却恰好有不少茂盛的柿子树,缓解了少年的饥饿。至于产生了偏食的副作用,也是没办法的事。

那一天,银却意外看到了几个下级死神砍杀流魂街居民的景象。而且,很不巧地被发现了。

“有个小子看见我们了,杀了他!”

市丸银拔腿就跑。他还只是个小孩子,最重要的是今天短刀没有带在身上,正面扭打一定会失败,然后很可能同样被杀死。

只不过,手无寸铁的小孩子也是有能做到的事情的。

“啊啊啊!”

林中响起一阵惨叫,但是颇为粗哑,并不是少年的声音。

“这里有捕兽夹!我的脚!啊——给我抓住他!”

市丸银在一丛茂密的灌木后探出头,看着那群死神像无头苍蝇一般乱翻一通,不自觉眯起眼睛笑了一下。正准备趁乱偷偷溜走,自己已经被抓着后领拎了起来。

“呵,干的不错啊小家伙。”背后响起的声音很温和,但市丸不敢动一动身子,也不敢随意开口。完全没有发现,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男人在更远的地方把市丸放了下来。“不要这么害怕,你惹到他们了吗?我是五番队的蓝染惣右介,和那些人是不一样的,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吗?”

男人有一头微卷的褐发,端正的相貌上架着一副老式的黑框眼镜,穿着一身瀞灵廷中最常见的黑色死霸装。无论是站立的姿势还是说话的语调,都平静得像是湖水。

深不见底的湖才有如此平静的水面。

高大的中年大叔。很危险。小小的市丸银在心里给蓝染下了简单的定义。

“没什么,我要走了。多谢把我带出来。”市丸银转头就走,却被拉住了。

“感谢我还不肯多说一句话啊,小孩子不要太别扭,家里人会担心的。”蓝染笑了笑,“你的灵压很不错,要不要进真央?”

无形的压力越来越重,市丸干脆抬起头,眼睛眯眯,露出颇像狐狸的夸张笑容:“你和那些人的确不一样,现在的我没办法和你对抗的~所以,要我进真央是为什么?不如直接说吧?”

“真聪明。”男人的声音低沉下来,带着微微的愉悦,“无论是头脑还是天赋,你都很合我意。我想你做我的帮手,为此,你需要先成为死神。”

“我反抗也是没用的吧?”

“不,我会尊重你的意见。至少这一次会。与此相对,我会让你摆脱现在贫穷而无趣的生活,只要跟从我,我可以让你得到一切。”

“我可是冷血的蛇呢,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反咬你一口~”银嘴角的弧度更大了一些,“而且我可不会像那些家伙一样叫你‘蓝染大人’哦~”

“原来你听到他们的话了,难怪这么难哄。蛇也好,狐狸也罢,你只要跟上来就可以了。想要咬我,你还做不到。”

“反正我也很无聊,就答应你吧~我可不需要得到一切,让我觉得有趣就行了~不过——谁是狐狸啊!”

“好好,是我说错了。不过,即使有一天你觉得做错了选择也不能反悔,”男人俯下身子凑在少年耳边,声音愈加低沉,“否则,再怎么有天赋,我一根手指就能把你抹去。”

满意地看到小家伙变了脸色,蓝染笑出声来:“现在还是先想想怎么长高吧,现在这么瘦小的样子我都不好意思让你进真央。”

“哦呀,我总有一天会比你长得高的~”

“呵,”蓝染失笑,这个小家伙才刚到自己腰而已,他对自己186的身高可是很有自信。

伸出宽大的手掌揉乱了少年的银发,不但颜色亮丽,手感也很不错。蓝染满意地开口:“那打个赌好了,如果你高过了我,我就答应你一件事吧。反之,就好好地跟随我。如何?”

“如果反悔就会死的话,我可是一点都不吃亏呢~”

“好,赌约成立。跟上来吧,我给你看一个绝对不会无聊的世界。”

 

 

二、小小的银酱想长高

 

瀞灵廷。

市丸一个人走着,身上穿的已经是标志着死神身份的死霸装。秋日的凉风吹过身旁,宽大的袍服被向后拉扯,勾勒出纤细的身形。

“啊,这不是银酱吗~刚才买了柿饼,还想着回到番队了再给你,没想到现在就遇上了~”迎面走来的女性死神向着市丸大幅度地挥手,手中提着的小袋子散发出柿饼的香气。

“多谢你,美幸姐~不过不要这么叫我啦,我可已经是三席了哦~”

“是是,市丸三席~不过不管是三席还是银酱都是一样的可爱啊~我还有事,先走啦!”把柿饼递过去,她又像来的时候大步离开了。

柿饼的香气真不错啊。市丸低下头看了眼袋子,做小孩子就是有这样的好处。不过,在真央上了一年学,也在五番队呆了不少时间,自己的身高才长高了一点点,离追上蓝染还有太大的差距。“啧,如果能长高的话,倒宁愿这被称为天才水平的灵压低一点呢~”

 

“又是柿饼?”蓝染看着推门进来的银微微皱了眉,“真没想到你这么受欢迎。”

“蓝染副队长在嫉妒我么~”银自顾自地躺在了沙发上,打开纸袋摸出一个黄澄澄的柿饼,“你那里有一堆奇奇怪怪的虚,研制一个能把你变成像我一样高的怎么样?您是无所不能的嘛~”

“就算有秒杀前任三席的实力,会这样斗嘴,果然还是小孩子。”蓝染无奈地摇摇头,继续低下头下笔如飞。

银这才抬起头仔细看了一眼蓝染的办公桌,不禁微微睁开了眼睛。好高——进门的时候只看到一小摞文件,现在从侧面看过去才发现,文件并不是放在桌上,而是从地面开始往上摞起来,一直超过了办公桌的高度。

“原来副队长这么辛苦啊~看起来比当一个反派boss累多了呢~”

“唉——”蓝染叹气。“银,你以为是谁让我变得更加辛苦了?摊上一个不干活的队长也就算了,现在还来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三席……”

“但是,是您让我拿到三席的位置的哦~”银笑得无比愉悦,满脸只写着“自作自受”四个大字。

“……”蓝染沉默了一瞬,“银,如果不帮忙的话,就不要赖在我的办公室里。”

“是,是~蓝染副队长请努力工作哦~”

抛下幸灾乐祸的话,银抓着装有柿饼的袋子从窗户翻了出去。

 

“啊,在番队里乱逛的话,又要被那群母性泛滥的队员们缠住说话了吧。今天的柿饼已经足够了呢~”自言自语着,绕了一圈的银又回到了副队长室,只不过这回的目的地是房顶。

瀞灵廷房顶的弧度很适合躺着休息,不会因为太陡掉下来,也有足够的坡度挡住热度犹存的太阳。最重要的是,绝对不会有女性队员或是想要找茬的无聊家伙从这里经过。银对这一点十分满意。

今天的云真漂亮。市丸银枕着手臂躺下来,不同质感的云层在风的推动下互相交错,缝隙中偶尔露出一小片干净的蓝天,又转瞬即逝。就这么静静地躺着,银想起当初和蓝染的相遇。

起初只觉得这是个可怕的男人,被抓到的一瞬间全身都像是在冰水里浸过一遍似的。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当然,现在仍然很可怕,蓝染的强大不是虚张声势。

但是,渐渐看到另外的一面了呢~只要不违抗偶尔下达的命令,只要有足够站在他身边的力量,蓝染对自己的容忍度还是很高的。想起出来时男人那不自然的沉默,银不禁轻笑。

“唔……能让蓝染不那么像个神的人,果然只有我吧~”

不过,要是能比蓝染长得更高就更完美了……

 

 

三、1cm的身高差也是不可克服的障碍

 

“市丸队长!还有一堆文件需要队长签字,您要去哪里!”一个金发青年气喘吁吁地跑着,追着前面穿着白色羽织的身影。

“哦,我昨晚不是把我以前的文件档案拿去让你临摹了吗?按着那个去签名吧~”前面的人根本没有回头,只是抬起手摇了摇。

“诶?!队长难道不是让我练字吗?怎么是……签名……”总算追了上来,青年抬起头,前额的金发遮住了半边面孔,左臂绑着的副队长臂章上面是一个“三”,还有一朵盛开的金盏花。

这个青年正是昨日上任的三番队副队长吉良伊鹤,至于资历不深却担任要职的原因,只是市丸银一时兴起的直接任命罢了。至少在吉良眼里,战斗能力不高的自己,唯一值得称道的大概只有谨慎认真这一点而已。这样的自己居然做了副队长,除了一时兴起就没有其他解释了吧。

“嗯~昨天其实只想让你练签名的,不过后来想想,说不定之后还有其他的东西需要你写,干脆就练全部吧~”前面的人转过身,笑眯眯地指出“副队长就是要替队长干活”这个毫不留情的事实,“伊鹤是个勤劳的孩子呢,以后队内的文书工作就交给你了哦~”

“啊,队长你……”吉良无力地垂下头,“是……我明白了。”看来自己被选中的原因是勤劳,不,是有压榨价值啊。

不过,队长叫自己“伊鹤”呢。这就是说,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队长还是很满意自己的吧。这样想着的吉良重新鼓起了斗志。

 

看到吉良老老实实地承担下了两人份的文书工作,市丸银笑了笑,继续在瀞灵廷的街道上闲晃。

市丸银在升职为五番副队长不久后,又转队任职三番队队长。虽然在真央时就以一年半毕业的成绩被众人称为天才,但如今实实在在的职位上升更让人意识到市丸银的锋锐。

事实上,市丸银对这些副队长、队长之类的名称毫不在意。都是虚名,以现在瀞灵廷的水准,等到战争爆发,队长也不过是马前卒而已。令本人更为高兴的事情在于,在任职蓝染的副队长期间,银很迅速地长高起来,看着蓝染的时候,渐渐从仰视变为平视了。

作为市丸银出任队长的推荐人,蓝染也去参加了市丸银的队长任职仪式。说是仪式,也只是做个自我介绍,热血一点的番队可能现场就来一场决斗之类的,但这明显不适用于优哉游哉的市丸银。队员解散后,银直接走向蓝染,在蓝染耳边带着微微的得意开口。

“呐,蓝染队长是觉得长高的我太碍眼,才想让我去三番队当队长的吧~”

“在银眼里,我是这么无聊的人吗。而且,你还没有高过我呢。”就像是预料到市丸银会在最后挑衅自己,蓝染面色丝毫不变。

“啊,不过也只差一点了呢~我可不是某位身高已经定型的中年大叔~”

当初那个赌约,就算输了也只要保持现状就好。但是能力比不过,身高也比不过,银对于自己身高保持在185上的事实还是很不爽。

有队员开始朝着两人的方向探头探脑。蓝染后退一步拉开距离,打破了方才在其他人看来颇为暧昧的气氛:“我对你可是抱有很大期望的,希望市丸队长能成为受人敬重的好队长啊。”

“哦,原来蓝染队长给我的定位是这样的啊~”看到蓝染的动作,银干脆走到一旁的台阶上坐下,“首先,找一个和蓝染队长一样肯承担双份工作的副队长,您觉得怎么样?我可没有镜花水月那么好用的障眼法呢~”

“随你的意。不过腾出空闲来,难道是为了晚上等我来么?”

“蓝染队长——”银咬牙切齿地挤出几个字,转瞬又变回原本的笑脸,“好啊,您请自便,毕竟我是听从蓝染队长的命令而行动的嘛~”

那天晚上,当然蓝染没有来。

无聊的玩笑,自己准备好的飞刀机关看来是用不上了。那种小玩意杀不了他,不过要是能让那个神一样的蓝染受伤也很有趣啊~可惜可惜~

要不要尝试着杀了蓝染,或者……诱惑那个人?谁叫你开了那样的玩笑呢~真是提供了一个不错的点子啊~

 

四、“柿”丸银诱惑作战,开始!

 

这几天,蓝染每天早晨都会在队长室发现一个柿饼。

第一天老老实实地放在了办公桌的正中央。蓝染笑了笑,很是意外。没想到银会把一向独占的柿饼拿出来,算是表达好感的方式吗?希望真的如此。

第二天在自己的书架上。柿饼很好吃,不过不要弄脏书可以吗……

第三天在用来泡茶的茶壶里,顺带放了很多绿葱葱的柿子树叶。柿子茶……?蓝染默默地把柿饼倒了出来。

第四天放在了门沿上方。

…………

喂这个是柿饼不是黑板擦啊!不对黑板擦更不应该放在这里!

如果不去制止的话,总有一天柿饼会被挂在自己的斩魄刀上吧……蓝染久违地去了三番队拜访,出来接待他的是吉良伊鹤。

“蓝染队长好!市丸队长现在不在队里,就这几天的情况来看,队长在房顶上睡觉的几率有三成,去瀞灵廷买柿饼的几率有一成,去酒馆喝酒的几率有一成,剩下的五成……我等无能实在找不到。顺带一提,市丸队长最喜欢的房顶是三番队副队长室,我等认为,从那里能看到新种的柿子树是主要原因。”

蓝染听得这一大串话,嘴角几乎要抽搐。当初银不在五番队的时候,也是行踪不定地去做这些事了吗。

“没事,当初银做我副队的时候也是很难见到人影的,吉良君不必自责。”略微安抚了面前低着头一脸沮丧的青年,蓝染突然想起另一件事,“新种的柿子树?是银种的吗?”

“啊,是的。市丸队长上任的第一天就弄了一棵柿子树回来。”被问到意外的问题,吉良抬起头,一脸疑惑,“您也喜欢柿饼吗?”

“说不上喜欢。不过带我去看看吧,好吗,吉良君?”

在吉良的带领下,蓝染看到了那棵柿子树。树周围的土还有新翻过的痕迹,看来是直接移栽的。是从流魂街吗?

“银这个队长甩手走掉,你的工作很重吧?去做自己的事情就好,我再等他一会。”蓝染对着吉良温柔地笑道。

蓝染队长还是和当年一样温柔可靠,不过真没想到市丸队长的性格会差别这么大啊,吉良在心中暗想。“那么,先告辞了。您请自便。”说完,吉良就匆匆跑开,看来还是有不少事情要做呢。

蓝染又看了一眼病怏怏的柿子树,也上了房顶。撑起上半身,柿子树正好在视野下方。但是向前看的话,刚好是五番队队长室的方向。银这小子,每次坐在这里的时候,不会是在想着怎么给我放柿子吧?

试着躺下来。风吹过身边的感觉真的很不错,不过还是床上更舒服。呵,自己不会是老了吧,蓝染闭上眼,一瞬间掠过这个念头。真是的,都是银太像个小孩子了。这样想着,不知不觉意识就沉入了梦乡。

 

“蓝染队长~蓝染惣右介~”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呐,惣右介~”纤细性感的声音一下子贴近了耳边,呼出的气息搔着耳廓让他清醒过来。蓝染睁开眼,是银放大了的笑眯眯的脸,近得能看到略微透明的睫毛一眨一眨。

“蓝染队长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呢~不要抢我的位置嘛~”市丸银支起身子,“难得您也会在这种地方睡觉啊~”

变回平时的称呼了。“有些事要和你谈一下,你却不见人影。”

“诶?不是都说这段时间没有我的工作了么?都交给东仙那个木头脑袋去办就好了~”

“不是虚圈的事。”蓝染想到自己屋里每每诡异出现的柿饼,表情滞了一下,“这几天为什么要在我房间里放柿饼?”

“那个啊~蓝染队长有喜欢上我么~”

“什么?”蓝染冷静地看着银,却有点心虚。

“我在诱惑蓝染队长呢~”

有吗?连那些女队士都知道故意犯点小错来接近他,还有直接递情书的呢。等等。不会吧……“你是说送柿饼?”

“恩,我想如果有人肯天天送我柿饼的话,我一定会喜欢那个人的~”

看着银开心的笑,蓝染只觉得无话可说。当初五番队那么多女死神送给银的柿饼都快堆成山了,也没见这个狡诈的家伙有什么改变。这种话只有吉良那种忠心耿耿的好孩子才会盲目相信。

“总之,不许再在我房间里放柿饼了。明白了吗,银?”努力使自己的语调保持正常,蓝染再次开口,“另外,移栽的柿子树基本是活不了的,要嫁接才行。换句话说,你那棵柿子树是结不出柿子的。”

“诶?怎么会这样……”银的表情一下子十分委屈,“那我送给蓝染队长的柿饼不就收不回来了?那能还我吗?前几天的柿饼。”

送出去的东西居然还想要回来。

“……我先走了。”蓝染站起来,“真想要诱惑我的话下次请换个方法。”

“那这样呢……”银突然伸出手臂环住了蓝染的腰,“惣右介~”

蓝染看着抬起头的银。嘴角的弧度没有平日那么夸张,反而让人觉得似乎是真实的笑容。真的,假的?明明一副冷血薄情的样貌,却很诱人。

为什么现在会在房顶上呢。如果刚才自己到银的队舍里去睡觉就好了。不让遗憾的情绪表露出来,蓝染开口道:“银,不要闹了,现在——”

“去我房间里怎么样~房顶上太凉了啦~”银打断了他的话。

的确,已经是落日西沉的时候,空气里混着寒意。蓝染觉得,环抱住自己的那双手臂似乎一点温度都没有。说起来,银跟着自己这么长时间,直接的接触却几乎为零。而且在他越长越高之后,连揉弄头发的机会也没有了呢。

“那么,就去你的队长室吧。把你身子暖一下也好。”

“惣右介说这么正经的话,不会煞风景么~不过我可是冷血动物哦~”说着话,银毫不犹豫地放开了手,“蓝染队长请吧~”

像还在五番队的时候一样,银落后一步跟在蓝染身后,向着队长室走去。当年的小孩子长成这么锋芒逼人的存在了呢。大概是气氛太舒缓,蓝染也有了一点点的怀旧情绪,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什么。

在门口,银叫住了蓝染。“蓝染队长,今天跟我过来,不会后悔吧?”音量低如蚊鸣,但独特的腔调还是让听者的心震动了一下。

“呵,没什么好后悔的,银。”说着安慰的话,蓝染推开了队长室的门。

几点银光带着风声直奔而来。

这是在做什么!手忙脚乱地放出一个圆闸扇,听得地上一阵物体坠地的声音,从小刀、细针到柿饼蒂不一而足。

市丸银!蓝染觉得自己心脏的跳动频率已经瞬间从恋爱模式转到复仇模式了。

他努力平静下来,缓缓开口道:“银,你以为这种小伎俩就可以捉弄到我吗?我已经猜到你会——”蓝染转过身,庭院里空荡荡,只有一棵可怜的柿子树在风里晃着叶子。

市!丸!银!

 

身心俱疲的蓝染回到了自己的队舍,桌子上有一张纸条。

————————————

蓝染队长,对不起啊~但最近实在是太无聊了。虚圈和瀞灵廷的争斗应该会很壮观,足够消磨很多时间,但是还要等太久。在这之前,我做什么好呢?蓝染队长是不能杀的,我对十刃还很期待呢~嘛嘛,虽然说我也没实力杀掉队长就是了~

别忘了,您可是说过,“没什么好后悔”的哦~所以不要做来找我报仇的事哟~

姑且表示一下我的歉意,我在蓝染队长的队舍里藏了一袋柿饼,至于藏在哪里……我是不会说的~

                                                   银♪

———————————

啊,让银主动投怀送抱完全不可能了。在无人的房间里,蓝染不由得发出一声悲叹。

为什么当初会捡回来一个性格如此恶劣的孩子呢?都怪自己一时糊涂被那头耀眼的银发迷惑,就算过了这么多年也只能认栽了。喂等等,我可不是恋童癖!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加急把十刃制作出来!哪怕第一批质量差一点也没关系,赶紧找点东西让银分散注意力吧!

 

 

=========================

啊——马马虎虎地结束了。给自己撒花~

动笔之前在题头写了两行大字提醒自己:“我要写蓝银蓝银蓝银不写银吉!”以及“蓝染必须要死!”

但是啊,如果要写蓝染死掉,控制不住内容的我就不应该从那么久远的相遇开始写啊TUT……

于是最后又多了很无奈的一行:“死不掉了……”

从动画看到银的结局开始,就想着一定要虐一回蓝染!但是我作为写文字的人是个小白,写出来的故事也是些小白文,根本虐不起来啊……

何况这次是为了给游老爷庆生啊!就算受挫的是蓝染也太不吉利了。果断发挥了拖延症患者的特性,这回让他小小郁闷一下,虐文什么的等到下次吧~

恩,来个宣传~自家本命老爷其名为遊佐浩二,生日1968年08月12日,特征是在各种番里打酱油。家里有一只超可爱的吉娃娃“银牙”哦~当然这个名字和市丸银没有任何关系~关键词:抖S、腹黑、温柔、工口!

最后,YUSAさん44歳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2012.07.31  

评论
热度(39)
© 土拨鼠的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