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30

昨天莫名其妙地梦到了A家的那一群,但最近没怎么看他们的视频……

再想想其实昨晚睡前看到taka……没有cast表,所以在linda linda舞台里突然的时候还兴奋了一下!当然不改他的搞怪风格……乐队叫做“暴君少女”,西岛是涂白脸嘶吼的主唱暴君,所以taka就要来做“少女”么……翘辫子水手服露小腿的男性贝斯手ww


顺便说前半截梦境,在山路上行车,由于各种原因汽车开出了路外。山极高,车子在空中跌落如同飞行,我们与擦肩而过的其他飞车打招呼,看见情侣接吻等待死亡,穿过层层云雾后却只是摔在深绿色的茂盛草地中,有种钝钝的冲击感,没有全灭结局。向邻近的村民询问,考虑着英语语法却在开口之前就完成了沟通,原来到了地图上显示为非洲名字叫做哥伦比亚的地方……连·续·两·次。

暂且不提。

总之在非洲或哪里的某个校园里,他困穿着蓝色休闲西装突然出现并打了招呼。

整体感觉如图。(AMUSE舞台剧BLACK PEARL 黑手党头目)

至于颜色……联想到的第一个是这张w


不过抬头第一眼看到的是taka和旁边的由次郎。怎么说呢……似乎是女装的样子||。由次郎还有“youjira”的牌子不明白如何拼出来的。

过了一天梦里发生了什么已经全部忘记了……但是记得在学校里走了一圈之后,女装的人变成了由次郎、健太、似乎还有生成……金色卷发到下颌,学生装,健太的侧脸笑容闪亮亮!

他困变身宿管员检查卫生【宾馆大床房一样的房间布置】,然后又做了导师【“以后都要选导师的你们怎么想”】……

总之是既无力又dokidoki的状态,不管什么原因毕竟是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了【那种大床房才不是你房间啊喂!


ps.难道我的梦对女装有强烈反应?上次是初音版的润润这回是水手服的taka………………

 
评论
热度(1)
© 土拨鼠的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