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holic][百四]狩语

突然想起来ym去年末日的时候以“末日絮语”为主题做了活动,但到现在都没有结果……按要求结束后才能贴出来,但拖了这么久再不贴我自己都要忘了。

写文之初想要创作一个完整的事件,并用描写的手法表现漫画一样的画面感,但效果不佳,反而觉得习惯的节奏被打乱了,今天重看一遍觉得语句生涩幼稚的地方也着实不少。不过改动嘛,不太有时间和心思。总之先贴到这里来w

【另外这似乎是我最长的一篇了?

————————————————

 

 “君寻,我做了烤饼干,这些带来给你们和静。”
庭院里,身着淡色和服的女孩子盈盈而立,长发松松地挽在脑后半披下来,手中挎着的竹箱散发出阵阵温暖的香味。她安静地注视着周围浓淡依旧的树丛,听见衣衫摩擦的声音,这才侧过头微笑,露出左眼下一颗泪痣。
“烤~饼干~”“烤~饼干~”小全小多跑上前,拉起双手把小羽围在中间转起圈来,发梢在带着凉意的风中摆动。
“来年就要读大学了吧?学习这么紧张的时候真是辛苦你了。”四月一日持着朱红色的烟杆走下台阶,鸦羽色外袍的下摆拖在地上,刺绣的玉兰花纹洁白仿若新蕾初绽。他抬起手,轻拍在小羽头顶。
啊,已经超过肩膀的高度了。他有点愣神。想当年个子才到自己腰间,头发又长,远远看去就是小小的一团,只有半垂下头时眼里的坚持比成年人都深邃。这孩子已经长这么大了,高中的话……是不是该有喜欢的人了?女儿初长成的心情突然莫名萌生。不能让不学好的孩子拐走小羽!这样想着,四月一日手上不自觉就多了几分力气。
“君寻?”
“抱歉抱歉,我走神了。”听到疑惑的声音,四月一日急忙移开手,接过小羽手中的提箱。“刚才,没弄疼你吧?”
“没有。”女孩子摇头,又一次笑起来,“君寻的手很温暖呢。”


走进室内,四月一日带小羽到被炉前坐下。“虽然不冷,但冬天果然还是被炉更有气氛呐。百目鬼那家伙晚上才过来,留下来一起吃晚饭好吗?”
“恩。我也好久没有见到静了。”
“为什么对那家伙那么亲密啊!”四月一日颇为不满地撇嘴,那个三白眼个性冷淡还面无表情的男人到底哪里好了?“我先去准备晚饭了,小羽你一个人……”
一只黑色的球状物扑了过来。“摩可拿来陪小羽玩!”
随着摩可拿这一扑,小全小多也凑过来玩闹,一片唧唧喳喳的欢声笑语顿时响起。小羽端正地坐在混乱中,笑着对四月一日点点头。
他无奈地叹气,还是放心地去了厨房。

虽然尝不出味道,四月一日的料理绝对是大厨水准。能被只吃美食的百目鬼认可,无论是味道还是对料理的心情都无可挑剔。等四月一日晚饭做好回到房中,迎面看到的就是一张从来无表情的扑克脸。
百目鬼静。
这个男人穿着的西服得体而普通,长相只能说是端正,与久居店中气质愈像侑子小姐的四月一日相比,更是平凡到极点。然而由于清净之气的原因,如姓名一般,在他身边心情就会不自觉沉静下来。这是个比起西服更适合和服,比起拿着公文包上班更适合持弓而射的人。同时,也是来这店里最多的人。
“哟。”抬头看向走进屋内的四月一日,百目鬼抬手打招呼,简洁至极。
“……哼,今天的晚饭是特地为了小羽准备的,你只是顺带,顺带!”
“有酒吗。”
“今天都陪小羽喝果汁,没有删!小全!”
双马尾的女孩捧来一个窄口长颈的玻璃瓶递过去,鲜亮的朱色果汁在瓶中摇晃,月光透过窗棂照进来,地面上的影子映出隐约的果实暗影。
“前几天坐敷童子送来的,嘱咐我密封七天再开瓶,今天正好。”四月一日提瓶在几人的杯中斟满,想到坐敷躲在雨童女身后的害羞样子,既觉得可爱却又头疼。不管怎样先准备回礼吧。
“果汁不是可以酿酒吗。”
四月一日沉默坐定,努力无视这个破坏气氛的好酒家伙。
“这果汁酿酒一定不错。”
“……”就算当了店主,四月一日终归还是个憋不住话的人,尤其在百目鬼面前。“你就只知道喝酒!坐敷童子的果汁有多珍贵你明白吗!”
“所以酿出的酒更珍贵啊。”
从两人相识之日起,在与百目鬼的斗嘴中,四月一日永远是负气败走的一方。
“看到店里这么热闹我就放心了。”小羽笑意满满,开口说道:“关于大学的事,还是要和你们说一下。我准备报静所在的大学了,同样是民俗学专业。”
“小羽你……不要一个一个都来学这种东西啊……”四月一日扯动嘴角想要露出笑容,最终还是低下头藏住表情。
民俗学专业并不差,但做出这样的选择,几乎可以说完全是因为四月一日继任了店主。这里可不是街头常见的买卖什么东西的普通店铺,而是隐没在世界夹缝之中,以无数未知奇诡层层包裹的实现愿望的秘店。对于终究生活在现世的人来说,民俗学是与四月一日的秘店联系最近的途径了。
少年的心中又一次涌起自责,决定继任店主的事是不是做的太草率了?当然这个决定绝不会改变,但如果再等上几年,等到百目鬼工作,小羽普通而开心地结婚,那时候他们可以过上更加幸福的生活吧?
顺便,上一次出现这样的心情,是得知百目鬼专业选择的时候。只不过,是他的话,无论什么时候、要抛弃多少东西,都会走在现在的道路上吧。
“就像君寻决定继承这家店,我也做出了我的决定。”小羽伸出双手紧握住四月一日的手,让他抬起头来。“君寻,我希望我的力量能帮助你,哪怕一点也好。”
四月一日勉强地调整心情,最终还是露出了温柔的笑。几人间的牵绊,本来也不止一点半点,如果生命的轨迹能更加紧密地交错,也是令人开心的事。
“称呼民俗学为‘这种东西’的话,我的教授会生气地冲到店里来的。”低沉的男声说着十分不知趣的话语。如同条件反射,四月一日像一只猫一样,炸毛了。
“你这个笨蛋——!”


闹剧一般的对话终于告一段落。
晚饭差不多结束了,四月一日端来一碟和果子,还有小羽送来的烤饼干。打发小全小多去收拾东西之后,他看向小羽:“占卜婆婆身体还好吗?我不能出门也没法去看望她。”
“恩,她身体很好,这次做饼干还是她帮我的。不过,最近上门请求占卜的人变多了,婆婆有些累。”
“占卜的人变多了?”
“是关于世界末日的传闻,大家都在说今年的12月21日世界会毁灭呢。”说到这里,小羽笑了出来,“虽然没人信,可是说的多了,班里同学也开玩笑说‘如果世界末日,不需要考试就最好了。’”
看着小羽的笑脸,四月一日觉得,她的高中生活一定过得不错。
他也跟着笑了笑,又追问:“知道的人很多?”
觉察到四月一日的语气在谈笑外多了一分认真的探寻,百目鬼开口:“很多,大学里也总听见这类的话。有什么不妥吗?”
“语言是有力量的。就算是谣言,终归也是语言的一种。”四月一日就着烟管长长地吸了一口,又随意地摇摇头。“算了,没什么事。说起来,末日是21日的话,不是后天就到了吗?假设真的存在,小羽你要怎么办?”
“和平日一样地过,然后去陪妈妈。后天我也的确会去。她说不定会信呢,我陪着总是好一些。”小羽的母亲曾经想要利用女儿的能力,却破坏了整个家的幸福。如今谈到这个话题,小羽依旧一脸平静地微笑,丝毫看不出她曾受到多么大的伤害。
“那么,我要先回去了,”小羽起身,向四月一日与百目鬼道别。“明年考试结束后,我会再来的。”


两人目送小羽离开店里,在朝向庭院的走廊上重新坐下,四周一片寂静,只有月光在空中徘徊。久久,四月一日先开了口。
“如果世界末日了,你怎么想?”
“我会放不下心。到时候一天都守着你。”
“你……就算末日我也不会出事的,别想着殉情啊……” 原本以为会听到“这不可能”之类的话,没想到是绝对的意外回答。四月一日有点脸红。他皮肤白皙,自然脸色变化明显。这可不是能说“夕阳烧红了我的脸庞”的时间点,他扭头背向百目鬼想要掩饰,但这样明显的动作更像直接表示他在害羞。
“你想多了。”
闻言四月一日脸上发烧,恨不得想用术法隐藏身形,不过在这之前,百目鬼扳过四月一日肩头,让他面对着自己。
“如果真的有末日,也仅限于这个世界吧?处于世界夹缝中的你不会受太大影响,所以一定不要做多余的事情。不论是我、小羽、还是小葵,不要为了保护我们损伤自己,我不允许。”
四月一日沉默。一瞬间,他觉得他明白了那个人的想法。强行停止时间,留住侑子小姐存在的那个人,一定是绝望而不惜一切的吧。
再开口时,他声音艰涩:“我做不到。付出代价替别人受伤的事我不会再做了,比起实在的伤害,我更不希望你们心里受伤。但是这不一样啊,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你死去?只有我一个人留下来的话……我一个人……”说到最后,声音愈加微弱,他抬手紧紧抓住百目鬼的小臂,仿佛要从中汲取力量。
“那至少保证自己活下去,可以吧。”百目鬼终究做了让步。“末日本身都是不真实的,就不要想了。”
“我会活下去的,毕竟做了店主,还要等到侑子小姐回来啊。”
四月一日站起身深呼吸,像做了错事的小孩子一样,眼神躲躲闪闪地向百目鬼露出笑脸。“其实,坐敷童子送来的果汁,我已经取了一部分用来酿酒,只是今晚还时候不够。今晚……你在店里住吗?”
“恩。”百目鬼也起身站在四月一日身边,廊上拉出两道长长的影子,亲亲密密地依偎在一起。
世界末日不真实,然而百目鬼心里还有一件事。身为人类的他,终究是要老去的。好在以现在身体状况来看,距离离世之日还有很久,那时候的四月一日应该已经是合格的店主,能做好心理准备了吧。


“世界……要毁灭了……”
“大洪水将重临人间……地壳崩毁……”
“是核武吧……最终消灭一切的还是核武吧……”
“真的有世界末日吗……还有好多事……没有做……”
“末日来临……世界……要毁灭了……”
“死去……就不用忍受人世……”
“不用考试多好啊……”
“所有人全部死去就好了……”
“没有世界末日……就好了……”
“……”
四月一日站在一片虚无中。四周尽是深浊的墨色,没有明暗没有方向没有生死,只有无数的声音如浪涛般无止息地涌来,绵绵密密响起在四月一日的耳旁。这不是单纯的声音,说话人的情绪也负载其中。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千差万别的声音与情感向着四月一日堆积再堆积,逐渐化成黑色烟雾一缕缕缠绕而上,要将他一同掩埋在这虚无世界里。
“影响还是产生了。”四月一日始终站在原处,任由黑烟肆意攀缠。这段时间里,嘈杂的话语一刻也没有停歇。
【如果世界末日了,你怎么想?】
【我会放不下心。到时候一天都守着你。】
突然,四月一日听到了自己与百目鬼的对话。情人间低语的声音并不大,却化作威严箭矢,骤然破开了周身的迷雾。其余声音都弱下去,继而响起的是哔哔啵啵的崩裂声。虚无的世界摇摇晃晃,四月一日抬头看去,裂纹蛇行天顶碎裂,尖锐的黑色碎片四处飞溅,在半空中又化为黑羽飘荡消失。
“梦要醒了。”四月一日轻叹,转身离开之际,他听到一声无助却凄厉的哭喊。
“救救我……救救我……我不要世界毁灭……我不想消失!”
“想实现愿望的话,就来店里找我吧。当然,你要付出相等的代价。” 虚无的崩塌越来越快,四月一日的身影也自下而上碎裂开来。他缓缓说完,含着笑意的半张脸也最终变成星星点点的碎片,消失了。

四月一日睁开眼,自己正躺在卧室的床上,天色明亮。百目鬼只穿着一件白色的里衣坐在床边望着他。
“梦里发生了什么吗?我虽然看不到你的梦,但是这次的感觉不太一样。”
“我借用了你的力量。”
四月一日支起身来,宽大的衣袖挂在纤瘦的手臂上晃晃悠悠。方才破梦而出是取巧借用了百目鬼的力量,但那些繁杂的声音与情绪也实实在在落在了四月一日身上,现在醒来头还是有些疼。
“今天客人要上门,小全小多把店里好好打扫一下。”他抬高了声音,听到外面传来干脆的两声应答,又扯了被子躺回床中。
“不是有客人吗?”
“恩,不过现在还不会来,不到逢魔时刻那一位是不能进入这里的。让我先睡会儿,昨晚的梦……实在太耗神了……”四月一日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把脸埋在羽绒枕头里蹭了蹭,转眼就陷入沉睡。
百目鬼默不做声地看着四月一日的睡相,许久,他伸手调整枕头的位置,原本脸朝下的四月一日也随之翻了个身。重新掖好被角,他走出了卧室。

“请问,这里有人吗?”
伴着高跟鞋踏上石头小径的节拍,清脆的女声在大门口响起,一个面容清秀的女性走了进来。她长发过肩,发尾用缎带束起垂落在一侧,浅褐色呢子大衣的下摆处露出隐约的蕾丝花边,是个打扮入时而简洁的年轻女性,任谁看了都会心生好感。殊为可惜的是,她紧咬着下唇笑意僵硬,眼底是满满的焦急无助。
“欢迎光临~”小全小多在玄关两侧站定躬身,向着幽深的和室内做出邀请的手势。女子持着坤包的修长手指略微抓紧,定下神走进了这幢日式西式风格杂糅的神秘店铺。
绕过上弦月屏风,椅子上端坐着一名男性。她疑惑开口:“虽然气息很熟悉,但您……是店主吗?”
“认错人了哦。这家店的店主是我,混乱又沉重的小姐。”
四月一日出现在她身后,一身暗黑色长袍及地,白色缠枝女萝从衣领一路滚绣直到下摆,行走间露出白色的脚踝。他在正中的卧榻上坐下来,直直地看着对面明显局促的女性。
“时间不多了,说出你的愿望吧。”
“请你救救我……已经承受不起了,一旦末日真的到来,我……我会消失的!”
“那么你的愿望就是‘不要消失’对吧?存亡之差,我取走的代价会很大,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是!只要我支付的起,任何代价都可以!”
四月一日勾起唇角,缓步走到庭院正中。他闭眼默念,周身狂风腾起旋转不休,土地中浮起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四月一日单脚凌空而立,正踏在魔法阵的中心点上。
“无论感受到什么,保持不动就好。应该说,一定,不要移动。”
看到她点头,四月一日张开拇指,双手手心向外在胸前搭成三角,面向她的方位。她的身下浮起一个魔法阵,只是纹路反向,也更小。仿佛受到牵引,一股黑烟从她胸前窜出,空中现出一条高昂着头颅的巨蟒,携风雷之势向四月一日疾扑而下。
“静!不要射箭!”
听到高声喝止,百目鬼才放下手,弓箭之形化作云烟敛在食指上的桃木指环中。四月一日继而口唇翕动,脚下法阵光芒大作,巨蟒的身躯一进入法阵范围就像被灼伤一般痛苦地扭动起来,组成躯体的黑烟从表面开始一缕缕剥离,投入四月一日搭成的三角阵中。然而另一头,蟒尾还留在那名女性体内,随着蟒蛇翻滚,纤弱的身体不停晃动,几次险些踏出魔法阵。
时间流逝,眼看天色渐暗黄昏就要结束。她狠狠咬牙,脚下晕起雾气,身躯逐渐消没看不出人形。乳白色雾气中传出断断续续的言词,“静止……束缚……传递……”每吐出一个词,就在空气中激起扩散至整个秘店的涟漪。
言词愈密,光芒愈盛,挣扎的巨蟒尖嚎,鼓足力气露出獠牙咬向四月一日。然而,这只是加快了法术进程,它像是被人掐住七寸无法控制一般,一头扎进了三角阵。漫天黑烟一散而空,四月一日手上托着一只黑球,乱窜的狂风化作写满咒文的长带,一层层把黑球包得严严实实。小全小多捧来一只枣木匣,将其安置在内,严密地扣上刻了符文的铜锁,送回了宝物室。
“你如果不是太急于拥有力量,也不会受到人间力量的反噬。作为代价,你的力量我收走了。言灵之力,大概五十年内不能使用。如何?”语毕,四月一日看着院中那团雾气不停移动凝聚,耐心等待对方开口。
雾气最终也没能聚成原本的女性形象。它似乎放弃了努力,以勉强的人形做了回应,说是回应,也只有有气无力的一声鼻音。
“那么再见了。”天边最后一丝微光沉入地平线之下,雾气随之消散,不留丝毫痕迹。


“又不是人类客人。”
“这回来的可是很稀有的客人呢,比我店里的人类稀有得多了。”拿到强大的言灵之力,四月一日心情很好,叼着烟管介绍今天的客人。
“生灵的语言拥有力量,也就是言灵。普通人受到语言的影响,只不过是言灵力量的一点点残余,之前那对双胞胎姐妹,已经是感应语言力量的佼佼者。”
“刚才的客人能通过收集语言获得绝大多数的言灵之力,她们被称作‘狩语’。大多数的狩语只是把语言作为食粮,随着年岁积累言灵之力自然越来越强,有的狩语甚至直到消亡也从未使用过言灵,不过这位客人似乎是例外。可惜她太莽撞,谈论越多的话题越具有力量,末日论已经超出她的能力范围了。”
“阻止我是不想耗损言灵之力?论莽撞你和她也差不多。”百目鬼眉头皱起,“还是为了侑子小姐吧。”
“当然。我连能为她做什么都不清楚,只好尽一切力量做准备。”四月一日只是一笑带过,“我可是接受委托的店主,比她强得多了,不用担心。”
“对了,狩语通常会幻化出最易使人产生好感的模样,她进门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心动?” 
“没什么特别。”
“没有情趣的家伙。”这样说着,四月一日却露出满意的笑容。“今天就准许你喝酒了!”
“这是为你的莽撞道歉?”
“只是借用你力量的回礼!”
又是一阵吵闹。听到喝酒,摩可拿也加入酒鬼战线,来阻止摩可拿的小全小多反而加剧了混乱。四月一日的这一天还是像个管家婆一样结束了。就这点来看,是否继任店主,对他来说似乎没有任何的区别嘛。

千奇百怪的委托结束后,店里总能回复到日常之中。拌嘴或者低语都透着安逸,这就是四月一日与百目鬼的日常了。
只希望这样的日常能久一点,再久一点……久到每个人都看清现实与内心,久到离别之时可以不那么悲伤,久到在剩余的生命中有足够的美好可以回忆,久到让人错觉这种幸福可以永远。

 
评论(2)
热度(40)
  1. 你的怪物土拨鼠的洞 转载了此文字
    阿白超棒的百四!!!窝血液又流动起来了ヽ(´o`;~~
© 土拨鼠的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