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9.21

租住的房子离图书馆很近,如今已是第四个月,才闲闲去看了一眼。

翻到一本米兰lady的《饰琳琅》,见是讲首饰的,就借回家里。本想做闲时翻阅,却忍着眼睛酸涩一口气看完。

自己向来舍金爱银,觉得银色亮而不显,金却是要抛出一场富贵给千万人看。美则美矣,我心不喜。恰好作者所收大多是老银器,看得心里蠢蠢欲动。书翻过大半,终有一句谈及价格,“几十元至几千元”,要是有极其相中的,我这等升斗小民咬咬牙倒也力所能及。

心思一动就一发不可收拾。现在只是好奇心痒,不敢买把玩件,怕某日新鲜劲过了就渐渐搁置,但看了许多卖家,无奈发现没有合用的。戒指手镯尺寸难匹自不必说,那些单尖双尖钗子簪子不少精致的,偏偏自己发质粗硬又不爱盘发,曾经买过好几只簪,不是束之高阁就是消弭无踪了。

看到最后,比较动心反而是一把梳子,一个铃铛。买来真的用得上?

先不论买不买这梳子,看了这一圈老银器,至少前些天买蜜蜡的心淡了不少。世间好物颇多,然唯阿堵物少啊。

 
评论
热度(2)
© 土拨鼠的洞|Powered by LOFTER